<u id="m2usg"></u>
  1. <strike id="m2usg"></strike>
    1. <object id="m2usg"></object>

      <th id="m2usg"><sup id="m2usg"></sup></th>
      <th id="m2usg"><option id="m2usg"></option></th>
    2. <th id="m2usg"><video id="m2usg"></video></th>

      1. 探礦工程在線 > 正文

        能源40年 | 鄭克棪:地熱開發從跟跑到躍居世界榜首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年12月20日
        來源:能源研究俱樂部公眾號(2018-12-19) 作者:鄭克棪(中國能源研究會地熱專業委員會前主任)


        地熱能是優秀的可再生能源,它沒有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波動性和間歇性,可以不受季節、晝夜、氣候條件的影響而連續供熱和發電,其污染排放與所有可再生能源一樣都是極低的水平。改革開放40年給中國地熱開發創造了大發展的條件和空間,雖然地熱發電的進展仍慢,但如今中國地熱直接利用飛速發展,已獲多項世界第一,榮登世界榜首。

        一、改革開放促進中國地熱產業起步

        雖然溫泉洗浴在我國已有兩千年以上的歷史,但地熱作為能源資源的開發,是我國地質部部長李四光教授倡導開發利用的。受1970年世界第一次石油價格危機影響,各國政府努力尋找新能源替代,我國也很快掀起熱潮,1970年12月廣東省豐順縣鄧屋村地熱發電成功,中國成為世界第8個地熱發電的國家;同時,溫室種植、水產養殖、工業熱利用等地熱直接利用普遍興起;還有,1977年我國建成西藏羊八井高溫地熱發電試驗電站,這些構成了中國地熱勘查和開發利用的第一次高潮。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:中國開始實行對內改革、對外開放的政策。中國地熱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開始了新的征程。

        征程之初,當時的中國地熱發電,有中低溫發電6處:廣東豐順縣鄧屋200千瓦,河北懷來縣后郝窯200千瓦,江西宜春縣溫湯50千瓦,湖南寧鄉縣灰湯300千瓦,山東招遠縣湯東泉300千瓦,及遼寧蓋縣熊岳200千瓦,共6座小電站在運轉發電,總裝機容量1250千瓦;另西藏羊八井高溫地熱發電1000千瓦。因此,地熱發電總裝機容量2250千瓦,年發電量4550兆瓦小時。

        當時調查統計全國溫泉約2000處,多數用于就地的溫泉洗浴。如果估算其用量,設三分之二的溫泉有人利用,每處溫泉平均自流熱水50立方米每天,洗浴利用了20℃溫差,洗浴利用的開放時間每天10小時,則全年溫泉利用的能量是812兆兆焦。另外,當時全國約鉆了300眼地熱井在直接利用,設每眼井日產熱水700立方米,利用30℃溫差,平均有40%的時間在運行,則全年地熱利用的能量是3755兆兆焦。因此1978年中國地熱直接利用的能量是4567兆兆焦,這是改革開放之初的基數。

        改革開放之初,地熱行業也像其他行業一樣,并未迅速做出反應,絕大多數是在“摸著石頭過河”,慢慢摸著走,中國地熱在這40年的前期僅有低速的發展。

        常規地熱行業的市場經濟似乎到了上世紀90年代才邁開步伐。1994年北京龍脈溫泉的開張,第一家地熱民企在小湯山地熱田經營溫泉休閑度假,引得北京居民一票難求,從此溫泉業投資者絡繹不絕,京津和沿海地區出現“溫泉熱”。這一地熱利用新創意適應了改革開放后社會經濟發展、人民生活水準提高后的市場需求,也帶動了后續投資者自動跟進。由溫泉洗浴到游泳休閑、到度假村、到溫泉別墅,帶來了中國地熱產業的持續大發展,并促進了地熱產業隊伍的逐漸壯大和強盛。

        二、中國地熱開發從算術增長到指數增長

        世界地熱開發的發展從來是平緩的算術增長,但后來地源熱泵掀起的大發展造就了指數增長。中國的情況也是如此,近20年來首先由地源熱泵超世界的增長速度創造了指數增長,從而帶出了中國地熱直接利用的總增長曲線也呈現了指數增長。

        1  中國地熱不同時期的發展數據

        注:表1數據中,1994年、1999年、2004年、2009年和2014年的數據是相應1995年、2000年、2005年、2010年和2015年世界地熱大會上中國國家報告的數據,它們實際是上一年年底的數據,它們已被國際地熱協會認可,并列入了世界統計。而2016年的數據是2017年從參加東盟地熱合作研究項目時獲得的不完全統計。

        將上表1的數據聯系到改革開放初1978年的概略數據,可以作出概略圖(圖1),從而就充分顯示了中國地熱40年的發展歷程,它從開始的緩慢前進,到90年代初開始起飛,明顯加速上升,至2009年左右再出現拐點,轉折為指數增長,近10年來一路高歌猛進。所有這些起飛、上升、轉折和飛躍,都是在國家和地方政府各種優惠政策的召喚下,我國地熱企業家群起努力奮斗,才終于取得的圓滿成績。

        1  中國地熱在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歷程圖

        三、中國地熱直接利用已獲四項世界第一

        現在中國地熱已陸續獲得4項世界第一的記錄,我們可以來細述如下。

        1.中國地熱直接利用的年利用能量世界第一

        有關世界地熱直接利用的年利用能量國家排序,1995年世界地熱大會上是冰島第一,中國第二;但至2000年世界地熱大會就變成了中國第一(31403兆兆焦/年),美國第二(20302兆兆焦/年),冰島第三(20170兆兆焦/年)。此后中國至2015年世界地熱大會一直保持第一。

        2.中國地熱直接利用的設備容量世界第一

        世界地熱直接利用的設備容量,2010年及其之前一直是美國第一,因為美國地源熱泵的設備容量始終(迄今)是世界第一,中國居第二。但至2015年世界地熱大會,中國地熱直接利用的設備容量達到了17870 兆瓦熱量,超過了美國的17415.91兆瓦熱量,奪得了世界第一。

        3.中國地源熱泵年利用淺層地熱能量世界第一

        世界地源熱泵的設備容量仍然是美國第一,迄今未變。世界地源熱泵年利用淺層地熱的能量,以前也一直是美國占世界第一,但至2015年世界地熱大會,中國達到了100311兆兆焦/年,而美國是66670兆兆焦/年,中國又超越美國奪得了世界第一。

        4.中國地熱供暖世界第一

        世界地熱直接利用中,若不計地源熱泵則以溫泉洗浴游泳為主,地熱供暖屈居第二位。美國的地熱供暖不先進,而冰島地熱供暖久居世界第一直至2010年。然而,至2015年世界地熱大會,中國地熱供暖年利用能量達到33710兆兆焦/年,超過了冰島的19400兆兆焦/年,奪得了世界第一。2015年中國地熱供暖年利用能量已占世界地熱供暖總利用能量的38.2%,而世界第二位的冰島占22.0%,中國已雄居絕對第一。

        四、世界高度認可中國地熱的巨大發展

        僅滿足于中國地熱產業發展達到超大量級是遠遠不夠的。這里很明顯的一個實例是最低溫度地熱發電。在我國上世紀70年代的第一次地熱高潮中,1971年江西省宜春縣溫湯利用67℃溫泉水發電50千瓦,這是迄今世界沒有其他國家做到的最低溫度地熱發電。但這沒被世界認可,因為我們沒有在世界上發表相關論文,人家以為你是在自我吹噓。直到2006年,美國在阿拉斯加的切納(Chena)利用74℃溫泉水發電200千瓦,因為有論文發表,所以那就成了世界認可的最低溫度地熱發電。

        現在我們說中國地熱已經榮登世界榜首,世界地熱界幾乎無人不曉中國地熱直接利用在世界上的領先地位。那么中國地熱是如何實現這一步的?這需要歸結為三個必要條件:(1)中國地熱產業發展達到了超大量級;(2)要讓世界知道中國的巨大發展數據;(3)要在世界地熱界頂層有中國話語權。

        作為學會組織,中國能源研究會地熱專業委員會加入國際地熱協會,按國際地熱協會要求提交了2000年、2005年、2010年、2015年歷次世界地熱大會的中國地熱國家報告,國際地熱協會據此統計出世界總量,中國的數據得到了世界承認。

        在世界地熱界頂層的中國話語權,是充分利用中國專家在國際地熱協會擔任理事的機遇,每年出席國際地熱協會理事會議,發表有利于中國的提案,討論工作也提出中國的意見,表現中國作為地熱大國的擔當。

        就這樣,中國在近十余年的努力,終于取得切實成效,現在我們的四項世界第一已得到世界地熱界的認可,現在中國地熱已經在世界上確立了自己的領先席位,這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在地熱領域的重大成績。

        中國地熱當前的形勢更好,2017年我國首次發布了《地熱能開發利用“十三五”規劃》,加上北方地區清潔供暖的推廣實施,各地政府的地熱利用規劃和相應的優惠政策陸續發布,全國形成了地熱開發利用的新熱潮,中國地熱將不負眾望,在世界舞臺上展示更大的輝煌。

        原文首發于《電力決策與輿情參考》2018年12月14日第47期

        [責任編輯:dc]

        行業要聞 >>
        肩負起保障國家能源資源安全和生態文明建設重任
        從源頭上解決自然資源管理制度性沖突
        中國地質學會成立境外資源經濟地質專業委員會
        原中國地質大學校長趙鵬大院士榮獲“杰出大學校長”榮譽
        自然資源部召開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視頻會
        自然資源“十四五”規劃編制啟動
        2019中俄博覽會東北亞礦業合作會議綜述
        牢記新時代使命 弘揚李四光精神
        自然資源部部署綠色勘查項目示范工作
        全國省級礦業協會會長秘書長聯席會召開
        業界資訊 >>
        鄂陽地3井開鉆
        “中亞礦業合作與發展促進會”
        地學文獻中心獲悉天然氣水合物研發計劃未來重點方向
        天然氣水合物關鍵探測技術完成功能性海試
        山東省第一地勘院與山東建筑大學將合作
        湖南四大局合并為湖南地質院,地勘改革終于來了?
        頂住202.5℃中石油川慶鉆探抗超高溫油基鉆井液重大突破
        5000米多功能電動變頻鉆機觀摩及座談會圓滿舉辦
        3965米!京津冀地區鉆獲埋藏最淺干熱巖
        2019年鉆探工程學術研討會在哈爾濱召開
        會展預告 >>
        召開2019年“海洋地質、礦產資源與環境”學術研討會通知
        關于召開2019年鉆探工程學術研討會的通知
        合肥市舉辦全國地質災害防治行業標準規范貫標培訓班
        “深地、深海與深空對地探測”高端論壇第一號通知
        全國綠色礦山建設培訓班將于5月25日開班
        2019年地球科學與海洋學國際學術論壇(IFGO 2019)
        “第一屆可持續土木工程發展高層論壇”將在深圳舉辦
        關于舉辦全國地質災害防治行業標準規范貫標培訓班通知
        2019第十一屆中國國際地源熱泵行業高層論壇的通知
        關于召開“第九屆全國地質勘探技術研討會”的通知
        人物訪談 >>
        高德利院士:鉆探技術可為開發難采油氣破題
        能源行業的發展機遇大于挑戰
        胡澤松談綠色開發指數
        張楠:五赴南極,他讓冰蓋下的世界不再神秘
        能源40年 | 鄭克棪:地熱開發從跟跑到躍居世界榜首
        地勘司司長:加強地質工作使地質先行作用得到充分發揮
        面對新形勢,看河南有色如何在中原更加出彩中“出彩”
        龐振山:深部找礦有規可循
        陳毓川院士:我國已完全具備礦業綠色發展的條件
        汪品先:大洋鉆探與中國
        熱點觀察 >>
        在探索中尋找突破 ——廣西地礦局分類改革之跟蹤觀察
        關于涪陵頁巖氣成功經驗的思考
        國內鉆機研發進入超深智能人性化時代
        中國科協發布2019年20個前沿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
        中國礦業未來基地,值得關注
        新時代如何做好地勘單位思想政治工作
        你的高考成績出來了嗎?七大地礦院校歡迎你!
        北極諸國爭奪海底控制權
        近年我國油氣勘探十大重要發現出爐!
        地勘單位未來定要做的工作,該如何開展?
        企業動態 >>
        石煤機公司與中國礦業大學(北京)簽署戰略合作協議
        5000米多功能變頻電動鉆機(ZJ50/3150-ZDB型)出廠驗收
        重大喜訊!第二批3臺鉆機發貨迪拜
        無錫錫鉆“金剛鉆”閃耀川藏鐵路
        英格爾EP600plus鉆機創同類鉆機75孔徑最深鉆深紀錄
        國內首臺煤礦大斷面快速掘錨成套裝備試運行
        安百拓零排放電池動力設備幫您解決礦山難題
        永明公司舉辦“2019年度鉚工、焊工技能比武大賽”
        英格爾再創佳績,大功臣當屬這兩款明星產品
        你與綠色只差一臺SmartROC智能鉆機
        <u id="m2usg"></u>
        1. <strike id="m2usg"></strike>
          1. <object id="m2usg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<th id="m2usg"><sup id="m2usg"></sup></th>
            <th id="m2usg"><option id="m2usg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  2. <th id="m2usg"><video id="m2usg"></video></th>